栏目列表

热门新闻

  • 经营压力很大
  • 其中株洲的炎陵日最高气温达
  • 据他介绍
  • 正在办理引进生产线相关手续
  • 经查
  • 要逐项落实到位
  • 专家表示
  • 7、8两月气象条件利于污染物
  • 十八届五中全会10月29日正式
  • 未做改变
  • 为同学服务……懂得反哺之义
  • 据他介绍

    2020-05-20 22:55

    记者昨日在中山东路、汉中路等路段看到,道路两侧梧桐树下都堆积了厚厚一层的梧桐毛絮,一阵大风刮过来,便卷起大片毛絮,肆意飞舞的“梧桐雨”无孔不入,不少行人深受其害,掩面而逃。

    梧桐“三宗罪”

    23日,这番话遭到黄健翔、孟非等名人的反对。他们大声疾呼:“请珍惜梧桐,珍视回忆。”

    记者随后遇上了中山东路段的环卫工人,正清洁路面的李大姐无奈地说,只要风一吹,毛絮就到处飘,清扫起来很麻烦,而在南京,这样的“梧桐雨”得下一个多月。

    致众多市民过敏

    每年都有一两个月会让爱梧桐的南京市民很烦恼,大家掩住口鼻抱怨路边梧桐树上的毛絮太可怕,躲都躲不过,一些人由于毛絮导致过敏已经成了每年的“惯例”。

    大部分网友虽被“毛毛”困扰,但都不赞成砍伐法桐树。网友“舞飞”说:其实“毛毛雨”问题是可以解决的,根本没有必要砍树,作为南京人,大家对梧桐树都是有感情的。网友“我家住丹湖”说:本人对梧桐不过敏,觉得梧桐树挺好。没有梧桐,南京就没有特色了。觉得有梧桐的地方感觉就是不一样,香樟树不气派,都是小小的,而且长得超级慢。

    “园林部门曾经针对梧桐掉毛絮,发起过民意调查,九成以上的受访市民反对砍掉梧桐,都支持梧桐作为行道树。”南京市园林局城市绿化管理处处长李铭表示,园林部门尊重绝大多数市民意见,因此不考虑更换树种。

    “南京目前没有砍掉梧桐,更换行道树梧桐树种的计划。”李铭表示,之前做过一项统计,南京全市法桐行道树约有10万株,占全市行道树的1/6,为骨干树种数量最多者。其中还有不少是百年梧桐,绿化部门会定期对老梧桐进行检查和养护。

    没有更换

    这则网帖迅速成为热帖,引发争议,很多人发表了不同观点。昨天,黄健翔在微博里写道:“又要砍梧桐树?”

    李铭也不禁为梧桐“叫屈”,夏天梧桐就会建起南京的绿色长廊,希望市民在抱怨的同时,也能顾念它们的好处和功劳。最后,李处长一语道破毛絮难治的关键:“此项研究需大量资金支持,没有哪个部门愿意干这个事。”

    难道真的是时候阔别梧桐了吗?南京林业大学沈永宝教授认为,法桐是世界四大行道树之一,南京市民对法桐也有着特殊情结,但再好的树种栽多了也会带来问题,除了“毛毛”等污染,还违背城市园林绿化的多样性、科学性。树种结构相对单一,会影响林业生态环境,林木病虫害多发。行道树种往往要求寿命长、抗自然灾害能力强、能有效改善环境。除了法桐,还可以选取其他乡土树种,这样既避免了行道树单一,又延续、保护了乡土树种。像南京特有的秤锤树、南京椴等树种,观赏性很强,很值得推广栽种。

    如何防治其毛絮成患呢?李铭无奈地表示:“缓解梧桐飞毛的问题,全国都在寻求好办法,但目前都没能很好地解决。”据他介绍,目前主要办法是嫁接少果球或无果球枝条,但这个办法也有弊端,一是老树经不起折腾,不能进行太多的嫁接,二是嫁接会使新生的枝条断裂,造成成活率低。

    网友列出

    而江苏著名主持人孟非则在微博里表示:“在别处,法国梧桐仅仅是一个树种;在南京,法国梧桐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标识和象征,是几代南京人共同的生活回忆,是一段应该被尊重的中国历史,还有哪一个中国城市的行道树一口气见证过奉安大典、首都沦陷、抗战胜利、改革开放等等。”

    记者昨天在网上看到,一位网友提出可以将南京市区的法国梧桐树全部砍伐掉,他还列出了他眼中法桐的“三宗罪”:首先,南京的法国梧桐树历经近百年的沧桑,已经老化了,很多树的根部已经糜烂导致失重,在暴风雨的季节,很容易倒下伤及行人的生命安全,在遮风挡雨和生命安全的比较下,个人觉得生命应该是第一位的,所以应该砍伐,再换栽别的树种,如雪松、香樟等。其次,每年的这个季节,南京的梧桐树就要下起“毛毛雨”,至少要一两月才会停止,导致全城成千上万的人呼吸道感染,轻的咳嗽,重的引起其他重大疾病,还有无数人因此患上沙眼等病。最后,他认为法国梧桐树在很多人眼里是民国的象征,民国是过去是历史,代表民国的梧桐树,也可以远离人们视线了。有了这些原因,他认为目前行道树砍伐法桐换新树种,已经刻不容缓。

    九成市民

    “梧桐雨”

    不少网友不堪其扰,不禁在网络上感慨:“南京道路两旁全是梧桐,浪漫吗?诗意吗?可是考虑过皮肤对飞絮过敏的市民的感受吗?”“法国梧桐夏天遮荫效果非常好,可是春季掉毛实在让人受不了,我全身都过敏,膀子都红肿了,梧桐毛絮很影响生活和出行。”

    行道树的计划

    “眼镜和口罩都戴上了,但毛絮还是能飘进眼睛、鼻子、嘴巴里,全身都痒痒,脸上和胳膊都过敏了,出现了很多小红点。”正骑着电动车经过中山东路的谢女士和很多市民一样,虽已“全副武装”,但还是没躲过这场“梧桐雨”。

    近日,南京城刮起大风,梧桐树的毛絮漫天飞舞,行人戴着口罩和眼镜却仍逃不过“梧桐雨”的侵袭,满头满脸的毛絮令大家苦不堪言,特别是在一些飘毛絮严重的地段,睁眼、呼吸都很困难。甚至有网友忍无可忍地提出“不如砍掉法桐算了”,南京该更换行道树。

    从上世纪80年代起,南京园林部门就展开了与梧桐树毛絮的战斗:最初是用“打针法”医治梧桐“毛毛”,然后是对“年轻”的梧桐树进行嫁接,将培育后的无果品种的枝条嫁接上去,后来又尝试用高压水枪冲掉梧桐树上球果的“毛毛”。但各种方法均有利有弊,都不是治理“毛毛”的最佳手段。

    反对砍掉梧桐